當前位置:首頁>理財知識 > 詳情

買信托產品的十大誤區


信托資產管理規模在去年已經突破10萬億大關,因其高收益(7-12%年化收益)低風險的特點受市場追捧,可以說信托已經成為我國高凈值資產人士財富管理的首選。我國信托業自2006年起,幾乎是每年以1萬億的規模遞增,這2年增速更快,2011年4.8萬億,2012年7.47萬億,2013年6月9.45萬 億。這是一個飛速發展的行業,越來越多有錢人參與到信托來,這是好事。筆者接觸了很多信托產品的購買者,現總結出信托投資者的十大誤區。

誤區之一:要求“保本保收益”,否則不行動

筆者理解投資者的想法,出了錢自然想要收益不愿意承擔風險。然而,這恰恰是《信托法》所不允許的。在2001年《信托法》成立之前,信托業處于混亂狀態,很 多業務打著“保本保收益”就去拉攏資金,投資者也看了“保本保收益”就投了,完全不看項目情況。結果自然是什么也保不了,有些信托公司甚至倒閉。信托業從 1000多家到《信托法》成立時的37家,本身就經歷著多次整頓。前不久,宜信財富因為“擔保“引發兌付糾紛,這充分說明了,“保本保收益”只是讓你心理 上感覺上風險低了,其實并沒有真正降低風險。

民間借貸不斷發生兌付糾紛,我想其中不乏 “保本保收益”。即使銀行存款額存折上也沒有印著“保本保收益”的字眼,存款也不斷發生被盜新聞,很多人都沒有追回本金。相關法律規定信托不得承諾“保本保收益”目的是為了預付金融騙局、讓投資者看清楚資金的去向。 因為,信托不能提供“保本保收益”的承諾,我們的很多投資者就一直在拒絕,他們寧愿把錢存銀行或者買國債,這其實是在拒絕財富。  如果有人跟你說,我們的理財產品是“保本保收益”的,這是違法的!你愿意和一個違法的人合作嗎?

誤區之二:挑收益最高的買

信 托業連續12年100%兌 付本息,這讓很多人覺得信托是零風險的,把它等同于高息存款。所以,他們在買信托產品的時候,基本是看哪個收益高買哪個。天上沒有免費的午餐,風險與收益 匹配的原則是不容忽視的。買高收益信托產品時,一定要明白收益的來源,以及產品的風險點在哪里,我們是否可以接受,F在經濟環境 低迷,很多實業都是非常艱難:船運業,光伏業,鋼鐵業,服裝業,……即使8%的收益,也以及超越GDP了,超越了很多的實體經濟。信托業現在兌付情況很好好,但不代表未來。隨著信托規模的不斷擴大,總會有一些項目會出現糾紛的。如果風險爆發,發生在別人身上是故事,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是悲哀了。  我們并不是排斥高收益的信托產品,而是需要對“高收益”的來源、風險進行評估和分析。如果分析、評估的結果發現確實是好產品,當然求之不得。但購買時不加 甑別就選收益高來買,這是很危險的。

誤區之三:只相信從銀行購買

在信托業發展過程中,銀行確實立下了汗馬功勞,過去信托產品的發行確實也絕大多數依靠銀行渠道。 但只相信銀行確實是不僅僅是買信托的誤區,更是投資投資的誤區。投資者只愿意從銀行購買的心理是,出事了可以找銀行。這些年的理財風波的重災區其實是發生 在銀行的。銀行作為銷售渠道,是不會為產品的風險承擔責任的,即使銀行自己主導并負責發行的產品,銀行也不會為虧損承擔責任。典型的例子有:華夏銀行上海 嘉定支行理財風波、工商銀行拒絕為中誠信托30億礦產信托項目兜底、工商銀行“基金股票雙重精選人民幣理財產品”虧43%、建設銀行“摩根富林明亞洲創富精選” 虧30%......這類的新聞太多了,銀行都沒有為產品的糾紛負責。 從法律關系上說,銀行只是發行渠道,是中介,資金并不是銀行自己在使用,銀行也不是產品的設計者。我們是不能要求中介為產品的安全負責的。  其 次,別看銀行這么大的機構,他們的主營業務是存款和貸款,投資并不是銀行的核心業務,而是銀行的中間業務。銀行這么大,資產這么多,它們甚至連一個投研部 門都沒有。對于信托資訊和信托產品的了解程度,銀行的人很多也是一知半解。他們整天忙著拉存款、房貸款、辦理信用卡之類的,哪有那么多的時間研究信托 呢?即使銀行自己發行的理財產品也絕大多數投向了信托和城投債。

誤區之四:只信政府背景項目

信托產品熱銷,政府背景的信托產品更是熱上加熱。2012年,筆者所在的公司推出大量政府背景的信托產品,有時候一個10億規模的產品,居然從開賣不到2小 時就結束。到了2013年,公司政府背景項目少了,一些投資者就猶豫不決。 老百姓喜歡政府背景信托項目的理由:政府不會賴我們老百姓的賬,如果政府都不可信,還有什么可信。 是的,政府不會騙老百姓,錢是投到對應的項目(如基金、保障房、安置房之類),但政府完全有可能還不起錢的。因為,地方政府不是中央政府。在美國,底特律城市都破產的。中國地方政府的負責總額保守估計也在20萬億以上。政府的稅收70%是要交中央的,除了賣地外,地方政府似乎難以找到財政收入來源。我們的經濟陷入泥潭,實體經濟掙不了幾個錢的。政府給老百姓打白條,拖著不還錢的新聞并不是沒有。鹽城市政府就被媒體曝出拖欠老百姓借款長達13年!最近也曝出 了“武漢市政府每天償債1億”、“杭州市政府不賣地沒錢發工資”、“江蘇將陷入債務噩夢”等新聞。  中融2008年、2012年都大量發行地方政府背景項目,那是因為這2個年頭,中央有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。到了2013年,李克強政府上臺,對地方投資持 謹慎態度,沒有新版4萬 億。中融也就全面停止了發行地方政府背景項目。此外,中融發行的地方政府背景項目,有一個內部發行制約:那就是當地老百姓必須買夠一半,外省客戶才可以認 購。之所以這么做,是因為,如果地方政府不還錢,當地老百姓會先去找政府麻煩,給地方政府施加還款壓力。其實地方政府背景的項目, 硬傷往往很大:一是缺乏有價值的抵押物,而是每屆政府都想借錢擴大GDP,對償還上屆政府的債務意愿不強。但老百姓不了解這些。 我國第一個延期兌付的信托產品——中信信托三峽全通的項目就是政府背景的,由國企做擔保。  當然,我們也不能對政府項目持排斥態度,這樣又走入另外一個極端。我們要說的是,投資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,切忌以便概全、因噎廢食。

誤區之五:只追股票質押類產品

股票可以在二級市場上交易,變現上比較便利,尤其是流通股做質押的。所以,股票質押的融資成本往往比較低。很多投資者因此認為,股票質押的產品比較安全。這其實是一種誤會。2012年底,超日太陽能董事長倪開祿跑路傳聞可苦了信托公司。因為,超日太陽能把全部的股票都質押給了信托公司。老板跑路傳聞,說明其償還能力出現問題,其股票里面跌去63.69%。一旦融資方不能及時還錢,股票也變得沒有價值,成為拿在手上的雞肋。尤其是一些輕資產行業,到時候真的成了“紙上富貴”,股票想賣也賣不不出去了。其實大家可以問問自己:“一旦融資方不能及時還款,你更愿意手里拿著地理位置好的房子呢還是股票呢?”另外,股票質押的投資產品,其融資成本通常比較低,過去只有信托公司可以經營這塊業務,融資成本要在12-13%之間,資金的收益率還是比較高的;而券商卷入以后,這塊業務基本被銀行理財資金池對接了,融資成本也就7%左右,實在談不上什么好的投資品種了。

誤區之六:只選交易對手強的產品

有 些投資者對于交易對手的實力過于看中,認為企業實力越強,項目就越安全。其實,交易對手的實力在信托風控里面只是一個重要標準,絕對不是最重要的標準。應 該說,交易對手實力越強,其對項目是否盈利的判斷能力通常也精準一些,自身的盈利能力也強一些。但不可否認的是,交易對手太強,其負債率也往往越大,因為 他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盤子大了風險也大了。有些個別的企業甚至到了資不抵債的邊界。但這些,僅看其總資產、銷售額是看不出來的。  另 外,交易對手太強也有硬傷。比如,信托公司對風險管理的要求,他們往往很難接受。我所了解的中融的風控里面有幾個重要的因素,如對項目公司的絕對控股地 位、對資金的封閉性管理等等,交易對手太強往往就談不下來。這樣信托資產容易被挪用,如果企業負責多了,還款往往沒有保障。此外,交易對手太強,其議價能 力也比較強,融資成本就比較低,資金的回報率也就低了。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的融資渠道比較廣的原因。銀行現在不都是央企,國企,政府的融資平臺嗎?交易對手 實力強,其盈利能力也應該比較強,本來他們應該為資金創造更高的回報率才對,但現實往往相反。交易對手強,只不過是名字和資料好看而已;人家掙得那么多, 也不給你多分一杯羹,何必爭著去支持他們呢?信托投資,重要的是風險可控,只要有這個前提,資金就該去追求更合理的回報。

誤區之七:排斥房地產信托

房地產在中國確實是存在泡沫的,又遇到國家宏觀調控,李嘉誠也賣出很多大陸和香港的物業,也是有一種論調“房地產信托”的風險高了。很多投資者和筆者的溝通 中明確表示,堅決不買房地產信托。這其實又過激了。有時候我問他們:“如果融資方不能及時還錢,你愿意手里拿著的是什么?地理位置好的房子?股票?政府或 者是某家企業的白條?或者是其它什么呢?”  中國還處在城鎮化進程之中,房價雖然超出居民收入很多,存在泡沫,所以,投資房產的時間過了,房價上漲的空間不會像過去那么猛。但事實是,8月份的數據, 全國70個大城市,僅溫州房價下跌,有些地方漲了20%。我們認為,大城市、省會城市、一線城市、沿海城市的房子保值是沒有問題的。好在中融這兩年做的房 地產項目90%以上是省會城市,10%是二線城市的核心地區,或者個別交易對手太牛逼的企業。我們去美國、日本、歐洲看看,大城市的房價還是很高的。溫州房價下跌是有特殊原因的,信托公司也沒有發行溫州的房地產項目。  還是那句話,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。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看我另外一篇文章《為什么說房地產信托是安全級別高的投資品種》。

誤區之八:排斥礦業投資

很多信托購買者對于礦業投資持排斥態度,認為礦看不見摸不著,太虛了。其實,礦和我們生活密切相關,我們能用電離不開煤礦,能用Iphone和開汽車,離不 開鐵礦,能有首飾離不開金礦……可 以說,礦是國民經濟中不可或缺的原料來源,礦完全是剛性需求。其次,礦的資源具有稀缺性,優質的礦產是越挖越少,有些甚至具有壟斷性。山西煤老板之所以要 轉型,不是因為礦做不下去,而是他們手中的礦產資源被收歸國有。礦的投資本金相對于豐富的礦產儲量來說,簡直就是九牛一 毛。礦的投資回報極其驚人,山西煤老板,鄂爾多斯都是依托礦產發大財的典型,F在的礦的勘測團隊都是有著豐富經驗的地質專家,誤差概率已經很低很低。礦業 信托依舊是一個優質的投資品種。

誤區之九:輕信業務員“剛性兌付”的游說

信托業盡管連續12年融資類集合信托100%兌付,這造成一個表象“信托是零風險”的。業務員也常常喜歡跟客戶說“我們的產品是剛性兌付的”。

“剛性兌付”沒 有法律基礎,沒有哪一部法律規定信托公司在項目到期后必須無條件的兌付本息,因為,用錢的企業不是信托公司;受托人的法律責任是以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則 管理信托財產。融資方不能及時還款的情況其實也不少的,現實確實也是信托公司自有資金先墊付本息在處理抵押物,或者引進單一資金先墊付本息。這 是因為,信托業在我國還處在發展之中,聲譽對于信托公司至關重要。即使信托公司出于“聲譽”考慮墊付本息,但也有一個償付能力的邊界問題。如果經濟持續低 迷,需要墊付的多了,那么信托公司也有墊付不起的時候。其實在國外成熟的市場,信托公司是不需要履行連帶責任的,也確實有信托計劃不能及時還錢,投資者虧損的事情發生。但是投資者并沒有埋怨信托公司,更沒有像“華夏銀行上海嘉定支行”理財風波那樣去銀行鬧事。關鍵還是信息充分披露,不做銷售誤導,投資者完全可以獨立判斷風險,這樣風險爆發時也就沒有理由去怪“信托公司”或者“銷售機構”。剛性兌付確實也嚴重制約著信托業的風險,給信托公司承擔著太多的壓力。國外成熟市場,信托資產對GDP的占比超過了100%,而在我國,這一數據為15%左右。

誤區之十:把類信托當成信托

信 托業的迅速發展,引來金融同行的嫉妒。而證券會、保監會也下通知,允許券商、基金公司開展集合資管業務;另外,有限合伙產品也紛紛仿效信托產品的設計。如 果不看發行機構,這些產品幾乎和信托產品雷同。也有所謂的交易結構、融資方、擔保方、資金用途等等。有些產品的收益率甚至比信托產品高出不少。我們把這些 產品成為“類信托”。但類信托和信托比起來是形相似而意不同,類信托不是信托。我們首先從融資方 的角度看,信托產品比較受歡迎,資金到位快,如果價格差不多,信托公司愿意做,當然是首選信托啦。資管、有限合伙畢竟資金募集速度慢。他們的收益率多數比 信托高,那么至少說明融資成本不在信托之下。那么信托公司 為什么不愿意接呢?當然是項目風險太高或者風險不可控。類信托產品往往忽略交易對手關鍵財務情況、抵押物的具體情況,比如企業的負債率太高了,比如抵押物 的評估價格只不過是評估機構給的數字而已,真正要變賣起來,往往不容易或者價格虛高太多,或者企業的還款來源可信度不強,或者擔保方的財務情況不佳等等。 這些都是信托不愿接的原因。因此,類信托的風險其實是比較高的。華夏銀行上海嘉定支行的理財風波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理財經理將類信托產品當成了信托產品兜 售。因為在銀行理財經理推薦、在銀行購買、收益率較高,投資者就不加分析地買了。當然,我們也不能一概否定類信托,畢竟信托的融資門檻整體而言還是比較高 的,類信托可以說是融資渠道有益的補充和擴展。但做類信托投資時,需要持比較謹慎的態度。

綜述

投資是一腳踩著收益一腳踩著風險,我們不能有風險就不愿做投資,讓財富躺在銀行貶值;更不能漠視風險。因而,投資也是一門專業性很強的學問。對于投資項目需要仔細分析和評估,明白其中的風險,看看是否能夠有效地管理風險。

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
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>>
信托產品預約流程
再快点再深点我要高潮了视频